• menu

    增量做大清潔能源規模 主動適應能源市場化改革

    類別:市場趨勢發布時間:2016-12-13 瀏覽人次:1115

    近期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總理、國家能源委員會主任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家能源委員會會議,審議通過《能源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,部署推進相關工作。這是時隔兩年後,新一屆國家能源委召開的第二次會議(2014年4月首次會議)。由國家能源委專題討論能源規劃,凸顯能源行業地位,以及能源戰略規劃的重要性。  

    過去30年,國家能源戰略以增加供給、滿足需求為主,表現為煤電油氣等傳統能源項目大幹快上,產能快速擴張、能源消費大幅增加、生態環境問題突出、管理體製與市場機製僵化、能源政策不斷搖擺、能源戰略導向不明。  

    時過境遷,我國已是世界能源生產和消費大國,具有世界上最大的能源體係、最大的能源市場、最大的能源網絡。如果延續舊有發展模式,已經不可持續。基於此,能源供給側改革應該是未來工作的主線。這包括改革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、改革能源體製機製、加快技術創新,目標是構建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係,降低能源係統成本、提高能源創新水平、提高能源係統效率、提高國民經濟競爭力。在這一目標指引下,我們不得不調整能源產業這艘大船的航向。 

    存量控製煤炭消費 增量做大清潔能源規模

    我國已經向國際社會承諾,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%左右。加快清潔能源開發利用和化石能源清潔利用是兩大核心任務。  

    15%是一個約束指標,實現這一目標的路徑是加快發展水電、風電、光伏等清潔能源,嚴控煤電裝機,即在嚴控存量化石能源消費增加基礎上,增量市場上做大可再生能源比重。  

    以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15%為基準,相關行業研究認為,2020年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達到7.7億千瓦,裝機占比提高到39%,發電量占比提高到31%;天然氣發電裝機達到1.1億千瓦;煤電裝機控製在11億千瓦以內,裝機占比降至55%左右。  

    分能源品種看,水電經過近年的大規模開發利用,常規水電裝機已經超過3億千瓦。在生態保護、移民等問題製約下,水電開發成本高、周期長,西南地區還麵臨嚴重的棄水問題,水電新增裝機增速將大幅下滑。按照電力“十三五”規劃,“十三五”期間新增投產約4000萬千瓦,年均新增裝機隻有800萬千瓦,遠遠低於“十二五”期間年均2000萬千瓦的增長速度。  

    在經過“十二五”的高速發展階段後,以風電、光伏為代表的清潔能源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。根據初步明確的“十三五”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,到2020年風電裝機確保達到2.1億千瓦以上,如果條件許可,力爭達到2.5億千瓦;太陽能發電確保達到1.1億千瓦以上,如果條件許可,力爭達到1.5億千瓦。其中,光熱發電力爭達到500萬千瓦。  

    從政策的出發點來看,國家為新能源設立了底線目標和較高目標,規劃目標具有預期性,並非約束性指標。技術進步、成本降低是新能源產業的主要驅動力,隨著新能源競爭力不斷提高,發展規模和空間將不受限製。從政策導向上,國家明確提出2020年實現風光電平價上網,新能源財政補貼政策逐步退坡,實際是倒逼新能源產業參與市場競爭。  

    煤炭消費和煤電產業發展受到嚴格管控,且與新能源是此消彼長的關係。目前,我國煤炭消費量占世界47%,承受較大的國際壓力。在能源結構調整和應對氣候變化的壓力下,煤炭消費麵臨更為嚴格的限製,占煤炭消費量一半的煤電產業產能擴張的閘門被關閉。按照國家政策,在核準、在建的煤電項目被“取消或暫緩核準、暫緩建設”,預計“十三五”期間取消和推遲煤電建設項目1.5億千瓦以上,煤電裝機規模控製在11億千瓦以內,在電源結構中占比降至55%。  

    石油和天然氣消費在經濟放緩的格局下,主動進入下行區間。與石油不同,天然氣作為清潔能源,從政策導向仍是鼓勵發展,鼓勵天然氣發電、天然氣調峰。國家鼓勵在華北、華東、南方、西北等地區建設一批天然氣調峰電站;支持煤層氣、高爐煤氣發電,推廣應用分布式氣電,重點發展熱電冷多聯供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預計新增投產5000萬千瓦,2020年達到1.1億千瓦以上。按照天然氣發電利用3000個小時測算,燃氣發電量3300億千瓦時,需要匹配天然氣資源量660億立方米左右,屆時將與城市燃氣、工業用氣三分天下。  

    不破不立 主動適應市場化改革

    從“十五”啟動的第一輪電力體製改革,到“十一五”重點推動的油氣價格機製改革,再到當前正在推進的第二輪電力體製改革,改革貫穿能源產業全過程。改革的背景不同、改革的目標不同,改革的執行方式也不相同。  

    如,2008年啟動的成品油定價機製的目的是理順國內外市場、供需反應價格信號,使得油氣價格改革走在能源行業前列。現階段,油氣市場化改革除深化價格改革之外,還將集中在礦權改革、油氣管網改革、油氣流通領域改革、國有油氣企業改革、油氣立法改革等方麵。  

   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家能源委會議上強調,要深入推進能源市場化改革,通過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化服務和改革油氣礦權製度、理順輸配電價環節等,在深化能源國企改革的同時,積極支持民營經濟進入能源領域。完善鼓勵分布式能源發展的機製和政策,理順能源價格體係,還原能源商品屬性,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,構建公平競爭的能源市場體係。 

    概而言之,“十三五”及今後能源市場化改革集中在能源價格、能源準入、能源管理三個方麵。能源價格改革的本質是解除行政管製、供需形成價格,建立充分競爭、自由進退的能源市場。目前,煤炭、油氣價格改革走在前列,電力體製改革、電價形成機製改革是“十三五”時期的重要工作。  

    能源準入改革是指打破行政壟斷、自然壟斷,給社會資本參與能源投資、建設、運營的平等機會,充分調動全社會資源,提高油氣、煤電產業市場活躍度。 

    能源管理改革則意味著中央政府部門主動削權、自我革命,將能源投資、價格、交易的權力交給市場。在地方政府的管理方式上,應該打破固有利益和傳統發展思路,主動適應市場化改革和能源清潔化大勢。如,一些地方政府為保護本地傳統煤電企業發展,拒絕接受外送清潔水電、風電、光伏發電,即便外送水電價格大大低於本地煤電價格;為保證本地油氣企業生存空間,放緩電能替代的步伐;一些資源省份仍在核準審批煤礦,不顧生態環境問題和能源市場趨勢;一些地區仍將集中式能源發展作為主要形態,尚未意識到分散式能源發展的優勢。